Blog

年轻人的第一次面试

掐指一算,距离上次更新博客居然还没有到一年,那我还挺勤快的嘛(?

这次来谈点面经,就在六个小时前,我进行了人生的第一场面试——当然,是坐在对面。
一趟面完,感触颇多,写下来留作纪念。

===========================================================

大概去年下半年,我们组需要再招一个java后端来应对今年不断增多的需求。同事时不时会有面试,也问过我要不要面一面试试看。

Read More

创作源于冲动

写完才发现好像写的全是废话。不过无所谓了,算是一个总结,也是给长久没更新的博客添一篇垃圾(笑)

“创作”,可能很多人对这个词的印象是一种非常理性的行为,是从无到有去一步一步构建一个全新的东西。然而实际上,创作的最初更像是一种需要被释放的冲动、需要被解决的欲望。

撇开创作者作为乙方、作为工具时的那种“创作”不谈,在大部分时候,人们都是为了自身的需求而开始创作活动的。
因为想要把刚刚浮现于脑海中的风景或者形象记录下来,才会去画画;因为想要把昨晚梦到的庞大史诗分享给别人,才会需要写作;因为放学路上突然蹦出一段美妙的主题和动机,才会想要把它发展成完整的乐章;因为从小到大一直想玩的一种游戏从来没有人做过,才会想要去亲手把它实现。源自内心的创作冲动,既是创作的动机、方向,也构成了创作的原始材料。

没有冲动的创作是生硬的呆板的。各种学习者为了练习都可能会在没有冲动的情况下强迫自己创作。当然这种练习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创作冲动带来的源素材可能是模糊的、碎片化的,想要在脑海中捕捉到它们、并且揪出来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作品,需要相当的实践水平。创作源于冲动,但是之后的工作需要技术和耐心完成。

虽然创作的过程是艰苦的,不如构思时那么快乐,但是如果作为欲望的创作冲动无法得到解决,可能也会让人不舒服。源源不断的灵感既是馈赠也可能是负担,不去创作让灵感流失甚至悬在那里都是一种遗憾,然而即使去创作,又可能受制于创作者自身的能力与水平无法达到理想的效果。我相信大部分的创作者都是在这种遗憾和对自我的不满足中成长的。

记得以前看到过一幅漫画,大意说的是一位画师虽然画得不好,但是仍然坚持,问他原因,回答说:“因为画画很开心。”我相信大部分从事过创作的人应该都有类似的感觉,创作本身带来的满足感是名利等任何其他身外之物所代替不了的。

创作源于冲动,我觉得大概就是因为上述这些原因。

“菜是真的菜,开心也是真的开心”

只是想写下来

我睁开双眼,那是一个深蓝色的小房间。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微弱光芒照在房间正中间的一个黄色的消防栓上。
它很小,很不起眼,但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苦难的根源。

我开始对它施力,它纹丝不动。
四周的墙壁不知何时靠了过来,给了我很好的借力点。
我用双脚死死地抵住它的上半段,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觉到我的力量越来越大。

终于,它被掰断了。黑色的液体从裂开的洞中喷涌而出,笔直地冲向不知道有多高的天花板。
半晌,高度下降,流速变慢,似乎一切都释放了出来。

我醒了,一切看起来和平时一样。

整个了音乐笔记的频道:P

有时候有些关于音乐想说的话,却不知道放到哪里合适
最后想着还是搞个电报的频道好了,除了记一些技术技巧,还打算放一些分享和练琴录音
本质个人笔记,请随意关注

https://t.me/muq_music

让体系发生碰撞——浅谈一种可以更客观地分析问题的思维方式

  前一段时间有个问题很火,大意是说“大肠”和“装过*的碗”具有同样的属性,为什么人们会觉得洗净之后的前者是干净的,而后者是脏的。下面的回答从许多种角度分析了这个问题,其中有一个角度提到了“锚定效应”,对于大肠和碗我们有不同的锚定点(类似于参考基准),所以可以得到不同的结论。而这个问题,等于把两个锚定点放到了一起,从而引起了一定的认知混乱。
  一个锚定点,确定了一个事物的标准,也就决定了一套评判体系。一套体系自身是稳定的,可以快速给对象一个定位辅助人们的决策。而一旦把两套体系放到一起,它们会互相干扰发生碰撞,评判结果会被极大地干扰。由于锚定效应在生活中十分普遍,体系的碰撞也无处不在,典型的比如坏事做尽却偶尔行善恶人和老实本分偶尔作恶的好人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社会评价——虽然大部分情况下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从一个锚定点出发的评价体系是十分主观的,因为锚定点本身捉摸不定,可以是任意值。如果评价体系过于主观,我们在决策的时候很容易忽视重心,舍本逐末。比如因为有两块钱的公交存在,你就会觉得需要花十几块钱的出租车不划算,然而通常情况下出租车能为你省下大量的时间。而如果主动让体系发生碰撞,我们就可以从多种角度来分析问题,并且尽可能地去除主观因素的影响,更客观地分析问题的方方面面。
  让不同的体系发生碰撞,首先我们需要把不同的体系通过某种规则换算同一起跑线上。最常用的媒介要数金钱和时间了。以前玩手游的时候有一次手一抖浪费了30石头,瞬间觉得损失巨大。但是冷静下来把这30石头换算成现实金钱之后,这一块钱不到的损失也就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而地精有句话说得好——“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和时间可以通过“时薪”这种东西来相互换算,可以得到一些更疯狂的结论——比如离办公地点远的地方虽然房租便宜,但是如果带上交通时间换算的金钱成本,很有可能比直接租附近的要贵得多。
  当然,这种通过换算的方式会丢失很多信息,现实中的决策绝非单一尺度可以左右的。因此这种思维方式更多地是提供一种相对客观的参考,防止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主观因素的干扰。该重视主观感受的时候还是要重视的,“千金难买爷高兴”。
  对于我个人来说,这种方式应对一些小的负面情绪很有效,因为它们通常是在极度主观的环境下让我觉得难受。除了上文提到的丢了30石头,还有昨天在没弄清楚情况就甩锅结果丢了人的窘境——如果我把它放到人生所有羞耻的事情里,简直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