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在某处写下这么一句话:“圆的面积越大,周长越长。”
单看这句话本身,它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命题,简单而且正确,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但是我自己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永远能记得我当时想表达的引申义——一个人懂的东西越多,所接触到的不懂的东西就越多。
这是很经典的一个故事,我也不记得其真假了,但是这个中心思想是极具有启发意义的。那么,从“圆的面积越大,周长越长。”这句话中分析出这层含义的行为,是否是“过度解读”呢?
我所知道的大部分人,对于过度解读是嗤之以鼻的。最典型的,要数每年高考之后,很多人热衷于找一些语文阅读原文的作者来做那些阅读题,以此来嘲讽出卷老师“过度解读”。
再比如我写下这篇思考的初衷——如何评价四月番、京阿尼作《吹响吧!上低音号》?——朱安的回答,评论区中就有人如我所料般地评论:“过度解读!”。
“解读”这个行为本身,即从分析、研究原材料,以提取出一些隐含的乃至新的东西出来。以各种Logo的设计为例,可能每一笔每一画中都含有一定的意义。还有我们最熟悉的五星红旗,五个星星各自代表的意义、旋转角度的意义,是需要了解设计者的初衷才能理解的,单看那个图案什么都看不出来。
因此,有人认为,解读出了原作者、原创作者所没有考虑到的东西,就是过度解读了,进一步地,这种行为甚至没有意义而荒诞可笑。但是这其实是站在上帝角度来看问题的,如果站在解读者的角度,根本无从得知作者的创作目的,解读出来的东西具体哪些是创作者的初衷也就不得而知了。
解读出原创作者所没有想到的东西,实际上十分常见。而解读出新东西,更像是一种创作——以原本的对象(或是艺术作品或是文学作品或是别的什么)为基础,创造出新的寓意和理解。
在我的观点中,只要解读的方法正确,思路有道理,解读出来的东西都是有参考价值的,都是有实际意义的,而不存在什么“过度解读”的说法。就算真的解读者在解读过程中加入了太多的私货,看起来像是极大地偏离了原材料的含义,这也是具有相当程度的意义的——因为他有道理,有值得参考的价值。
更不用说,解读这个思维活动本身就是极其富有魅力的。拆解、分析原材料,得到更有深度、格局更大、或者更为精简的结论,然后拿来与其他人交流——这难道不是对大家都有帮助的事情吗?
我不能指望大家都能在解读材料这件事情上能做到多好,至少,请尊重所有进行了解读行为的人和他们的成果,而不是用简单的一句“过度解读”来体现无知和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