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记录】所谓社会和谐

原文发表于 2014年7月5日星期六

探讨社会和谐,得先探讨社会的不和谐之处。
所谓社会不和谐,也就是所谓矛盾。
矛盾有很多种类,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是普遍存在的,个人与群体之、群体与群体之间也有矛盾。
作为一个社会,矛盾的存在是必然,我们通常所说的和谐社会常指该种矛盾极少,并且不会对社会造成过分伤害。
这显然很理想化,但是作为追求的目标来说无可厚非。
从目前状态到目标状态,可以简单的分成两步:尽量消除矛盾,尽量减少矛盾所带来的危害。
消除矛盾,极大地取决于人类每个个体的个人素质,设想如果所有人都拥有中国古代的君子的品德,或者西方的贵族精神或者骑士精神,整个社会也就是一个理想社会。但显然,这也太过理想化。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在说明人的整体素质是需要随着社会发展而缓慢地提升的(长久来看是整体在提升,但不排除短时间内整体素质反而下降的现象。)。
这对于统治者(无论古今中外)显然是没有太多参考价值的,因此他们会更多地考虑第二种方式:减少矛盾所带来的危害。
这样说很笼统。减少矛盾所带来的伤害,意指在矛盾存在的情况下,通过矛盾双方的自我克制而避免大规模或者大危害性的冲突。这种冲突的典型就是战争,其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其不可避免性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只要求个人的自我克制,这一步有两种方式:可以内省的人常拥有较强的自我克制能力,甚至拥有消解此种矛盾的能力,然而能做到这样的人毕竟在世界上占少数;对于不善于内省的人来说,他们常常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或法律与道德的约束,或个人信仰产生的集体自省。
信仰产生的自省十分普遍,无论是古代社会,或者现在的西方社会,然而唯独中国由于近现代的特殊发展过程,造成人民普遍的无信仰,或者说信仰的对象从神转移到了金钱上。显然,在这样一个几乎不存在约束力的“神”面前,他们干出什么事都不足为奇了。而法律与道德的约束,对于一心向金的信徒来说,也不足为惧了(尤其在改革开放之后腐败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
拿刺客信条的两大阵营来说,一方向往个体自由,换句话说追求通过个体的内省而使社会和谐,而另一方希望通过支配而消解矛盾,排除个人的价值观判断,从世界的整体来说,确实能够有效地消除大部分矛盾包括战争。两者追求大致相同的目标,采取的是不同的方式,而结果也并不相同。
同样是约束,一个来自外部,一个来自内部,正常人会选择哪种呢?而最后最普遍的又是那种呢?这似乎也是一种矛盾(笑),所谓个人与自身的矛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