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研究】通用决策模型

原文发表于 2015年3月9日星期一

该模型在两周前完成了80%,今天进行进一步优化后大概已经到了一个可用的状态。另外和以往不同,这次我不在开头进行名词解释,而是插到文章中间。

主要公式及解释

最终决策=max(决策1,决策2,……决策n)


最终决策指的就是最后定下的决策,并且按照该模型的设想,所有决策问题都满足这个公式。
决策的值是一个评价该决策好坏的值,计算如下

决策k=收入-支出


收入和支出本质上是相同的,只不过支出前有个负号,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把两者合并。不合并的话,感觉更直观,尤其是下面讲比较模型的时候。

收入=∑(价值期望价值补正终值)

支出=∑(价值期望价值补正终值)


这个很容易理解,每一个决策,将带来若干价值类型,比如金钱、时间、自我满足感、道德满足感之类的,其中有利的归到收入,不利的归到支出。下面介绍详细计算方法:

价值期望=∑(价值基础值(概率)^(风险承受补正))


这里是价值基础的期望值,不过需要解释一下风险承受补正:
不同人对风险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比如100%赚100跟50%赚200不同人的选择是不同的。基于这一点,我们要把概率的曲线进行一定的修正,以符合实际情况。

价值补正终值=基础权重混乱补正环境补正额外补正终值


权重描述这个价值类型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详细后面会举例说明。至于后面的补正值,实际上是多样化的,我这里挑了两个常见的解释一下,实际上这些补正值要多少有多少。

混乱补正:取决于个体的理性状态,如果是清醒的,那么每个价值的混乱补正都应该差不多,但如果醉酒或者迷迷糊糊的状态,每个价值的混乱补正就需要随机取一个值。

环境补正:取决于当事人环境的补正。比如在“快到deadline了,事情还有一大堆没做”的情况下,时间的环境补正就很高。其实这个补正可以归纳到权重里,不过我还是把它拿出来了。


大概总结一下,上面提到的所有值都不是客观值,都是一个人决策是他心中想的那个值。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决策k会导致时间减少多少多少,但是那个人没有想到,那么计算时就不能算进去。
另外,所有计算都是理论模型,实际计算中是不可能有这么清晰的计算步骤,一切都将由人类大脑的模糊计算完成。

两个例子


下面举两个例子,从直观到抽象地解释下这个模型。
所谓的穷人富人思维
这个说法在各类鸡汤文里很常见,我们用上面的模型解释一下。

决策环境:走10min到一个地方再回来可以得到10块钱

决策可能:去,不去

富人:去: 5块 * 4/块 - 20min * 3/min = -40

不去: 0

穷人:去: 5块 * 10/块 - 20min * 1/min = 30

不去: 0


可以看出所谓的两者的区别只是钱和时间在两者心中的权重补正终值不同而已
扶不扶问题
决策环境:老人倒了扶不扶
决策可能:扶,不扶

扶: 30道德点 * 5/道德点 + 老人的感谢 * 30% * 10/老人的感谢 - 10000元 * (50%) * 1/元

不扶: - 20道德点 * 5/道德点


(此处数值为捏造,不代表任何人的观点,另外时间损耗计算有点复杂,这里不考虑)
可以看到,这个人认为老人有50%的概率讹人,估计被讹10000元,30%的概率表示感谢。另外扶不扶都会有道德上的收入支出。
这样就比较直观了,这个人在这里不会扶。
比较模型
一般我们在决策的时候,会提到“省下来多少时间”,而时间是不可能在收入中的,因此需要引入比较模型来描述这类收入。比较模型十分简单粗暴:
比较值=决策k - 比较决策
比较决策是用来进行比较的决策,常常是最坏/最好打算,有时候也会是平均的情况。
用上面穷富人思维的例子来说,对于富人:

不去 - 去 = - 5块 * 4/块 + 20min * 3/min


那么可以这么解释:对于富人来说,他不去的话,等于是用5块钱买了20分钟的时间。
比较模型是用来直观显示两个决策区别的,并且是在没有进行最后总价值计算的情况下。

假想Q&A


Q:你这么多参数,没个标准怎么设定参数使用这些公式啊?


A:参数的获取也是通过大脑的模糊运算实现的。比如你觉得一个东西好,但肯定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量化值描述“好”,不过当需要和另外一个东西作比较的时候你就可以很快做出选择,这里我认为所提供的量化值是模糊的,无法表达出来但是可以交由大脑进行模糊计算。

Q:这个模型是不是太简单了?比如各个补正值不一定是用乘法决定的,另外你这强行把补正值加进去太暴力了。


A:我觉得只用乘法足够了,加减法的话,在碰到价值期望为0的情况时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这里大概的意图是把加减法统一到外面也就是“收入-支出”那里。另外除了乘法,只有在计算价值期望那里的概率有一个指数用于改变曲线,因为只有概率可以保证范围在0~1的所以用指数比较好操作,但是其他各个值就没有办法加上这样一个指数补正了。
当然这里提到的比如环境补正,混乱补正也是一个类似于终值的概念,在之前如果需要更复杂的计算,完全可以套进去,整体上是没问题的。
另外你说暴力,说得很好,这里我就是要暴力,暴力地把所有情况考虑进去,因为我之前说了整个模型设想是能涵盖一切情况的,所以会有这么一个多参数的部分以涵盖无限可能性。当然一些主要因素我是尽力提出来了的。

Q:这TM简直就是废话,有什么意义么?


A:意义党你好!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模型确实没有意义,实际生活肯定用不到,理论分析也几乎是零帮助。从动机上讲我也就只是想玩玩而已。不过我之前也反复说了这只是一个模型而已,它是我量化统一化生活思维的产物。以后我可能会弄出更多这样的模型,纯当自娱自乐而已。

Q:你多次提到了模糊计算,我谷歌了一下,维基百科没有对应词条啊?


A:这个概念确实要说明一下。我不知道模糊计算这一块有没有专业的名词,但是我这里还是擅自拿来用了。“模糊”的概念,我印象中有一个极佳的例子:多少根头发算秃头?好吧再说一下模糊计算 ,这个名词我是用来指人大脑的一种特殊计算方式。
比如现在要你扔一个网球到10米远的一个圈内,如果要真的化成物理模型进行计算的话,不说数据精度,光是需要计算的东西就很多了。但是实际上,你能很快做出反应并扔得比较准。当然如果你要说这跟肌肉有关系的话,我就用另外一个比较数学的例子:两组三位数(大概10个),需要你快速乘起来比较大小(相差较大)。这时候一个一个算肯定来不及的,所以你会用各种各样的近似,比如说456225190你就会想啊啊225190大概看成200200吧,然后200跟450能变成100*900,这样一个大概的值就出来了。
另外用性格玄学的一些理论来说这种计算和 N(直觉)功能有关,但我觉得基本上大家都有模糊计算相关的功能吧。

Leave a Comment